当兵在拉萨58岁的她“执意”跨越四千公里来看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8日

  从戎在拉萨,58岁的她“执意”逾越四千公里来看我

  作者丨徐路瑶

  老孔是我妈,酷好旅游,天南地北,大好河山,她都想去逛逛看看。老孔旅游没有“说走就走”的洒脱和率性,性格沉稳的她老是提前谋划,缜密思虑,从不打无预备之仗:旅游资费、导游质量、地形天气、风尚情面、口碑评价、食宿品相等要素,都是她重点打探和研究的“军情”。目标地选定后,必有一本详尽的攻略傍身,老孔方可斗胆前行。

  北至帝都,南至三亚,西至陕甘,老孔的脚印几乎笼盖半个中国,用她的话说“年轻时落下的关节炎,硬生生被神州大地的美景给熏陶好了。”

  我妈有一个铁打的老实:本人孩子工作的城市,她必然要去瞄一眼,否则老是安心不下,唯恐我们在“第二家乡”挨饿受冻,流浪失所。哥哥大学结业后不断在广东工作,因岗亭调动,先后辗转佛山、广州、东莞等地,老孔的担心连绵千里,从山东追到了广东。后来,佛山的双皮奶、广州的甜点成为了她割舍不下的“舌尖上的中国味道”。

  2016年岁首年月,我被分派到驻拉萨部队工作,闲暇之余,我时常拍一些照片分享给老孔,拉萨全天候无死角的蓝天,让她心动不已。“剑指拉萨!”老孔数次在微信里信誓旦旦,仿佛拿不下拉萨,她前面所有的旅游战绩都将黯然失色。

  拉萨海拔3680,不晓得你来了之后,是不是还能笑得像一朵花?我及时提示老孔,拉萨可不简单。老孔说临渴掘井,我查了良多材料,不少白叟都能去,我也没问题吧!我说好,我在布达拉等你。六月,哥哥生子,老孔做了奶奶,高兴赴粤,洗尿布抱孩子,施行使命到岁尾,拿下拉萨的打算也泡了汤。

  客岁二月,老孔身体不适,哥哥带她去做了查抄,大夫奉告血管老化,轻细堵塞,要多加留意,做好保养,她极不情愿地从带娃一线后撤,被爸爸接回山东休养。常日我与她视频通话,闲聊中也不再提及游拉萨之事,由于缺氧对老孔本就懦弱的心血管潜在风险实在不小。我给她制定了“血管清理打算”,哪些食物能够软化血管壁,要常态化食用;哪些食物会添加血脂,切不成入口,我每周按时提示她。木耳怎样煮,玉米怎样吃,我编好微信发给她,一遍又一遍地提示她,就怕她满不在乎,随便对付。有时她不按时调度用药,我就会假装跟她急:老孔你太不盲目了,你还想不想来拉萨看你儿子了?然后她就摄影片发给我,以示按时用药,依规食疗。11月份,我施行完使命,和家眷一路休假,在家中陪了老孔一个月,时常听她谈论“拉萨还没去……”。

  老孔“闭关”休养近一年,本年一月三日,她渡过58岁华诞,第二天去病院复查,成果较着好转,全家人的担心烟消云集。老孔精力焕发,欲重出江湖,于是又将挺进拉萨提上日程,并让我做好驱逐预备。我提前备好了高原用药,联系好在总院的同窗,万事俱备,只差老孔。

  临沂没有中转拉萨的飞机,需要半途起色,我给老孔买了在西安起色的机票。2月1日早上8点,她一小我坐上了飞机,开启了4000公里的空中路程。半夜11点,飞机达到西安,老孔在机场吃了一碗刀削面,而后继续等飞机,下战书2点,西安到拉萨的航班载着老孔飞向“日光城”。等在机场的我心里七上八下,我怕老孔受不了高反,登时有些悔怨,为什么就同意她独自一人“闯”西藏呢。即便预案再完整,预备再充实,我仍是悬着一颗心,望着袋子里的红景天胶囊、丹参滴丸、葡萄糖口服液,我但愿通盘都用不到!

  拉萨时间下战书5点15分,机场广播通知西安飞来的飞机下降。贡嘎机场不大,客流并不是很稠密,但为免除老孔寻找儿子的麻烦,我站在正对出口的位置,她出来就能看到,穿入迷彩服的我辨识度该当不低了。

  临近春节,来拉萨的人以旅客居多,到西藏渡过新年,也别有味道。推着行李的旅客一个接一个得出来了,门口的身份证识别系统发出的“滴滴”声仿佛在对他们致接待词。眼看走出的人越来越少,却不见老孔身影,我打她德律风,仍是关机。门口的差人曾经起头拉起鉴戒带,妈仍是没出来。我预备进去看看,这时老孔出此刻门口:穿戴米色风衣,推着行李车,上面一个旅行箱外加三个纸箱子,气宇不凡,形态优良,我的担忧多余了。

  “妈,你怎样这么墨迹,我站在这快被烤熟了。”我上前往接老孔行李车上的工具。

  “取行李慢,我四件工具都落在转盘最初面了,等了一会。”老孔语速快,仍是有些气喘。

  “感受怎样样,胸闷不闷,干嘛带这么多工具,也不嫌重。”我一边往车上装行李,一边问老孔。“没那么严峻,我感受没啥,就是适才提箱子,有点累。你前次回家不是说自打到了拉萨,就没吃过跨越鸡蛋大的馒头嘛,我就给你带了一箱大馒头、一箱小饼,你们伙食班的馒头也欠好熟,放在冰箱里慢慢吃呗。”几句话,云淡风轻,妈不愧是资深游者,见过风波不等闲,还不忘给我千里投食。回我单元的路上,我让老孔吃点红景天,她说用不着,就起头忙着摄影,不时赞赏拉萨的太阳、天空、高山。

  老孔的拉萨第一晚,睡得不错,喝了一杯热牛奶,就进入了梦境,还打起了呼噜。海拔3680米的拉萨,对老孔还算敌对。第二天,妈九点起床,然后就起头了洗洗涮涮,将我宿舍里所有能洗的工具洗了个遍,这几乎是所有母亲的天性反映:进了孩子家门,就进入了大打扫主阵地,不消侦查摸底,逮着工具就洗,洗完还要攻讦孩子不讲卫生。

  比及周末,我带着老孔走出了太阳岛,跨过拉萨河,奔向市区,单元后面的文成公主剧场吸引了她,我告诉她,11月就停演了,下次带你去看。妈略有失望,拍了张照片,赞誉了一下我们单元身处景区的优胜地舆位置。拉萨核心,转弯即到,第一站是布达拉宫,旅客不少,我提前网上预定了票。望着面前的雄伟建筑,老孔虔诚得双手合十,我找了讲解员,老孔说本人看就好,花那钱做啥,我说良多工具我也不懂,听里手讲讲,开开眼。走完看完,我和老孔足足用了三个小时,她很容易累,不时停下来喝水、歇息,但仍是对峙跟上节拍。吃过午饭,我带着她去了大昭寺、罗布林卡、八廓街,买了首饰,拍了藏服照,吃了玛吉阿米的藏餐,老孔很兴奋,说其他都很好,就是公厕太少。

  后来的几天,我上班,忙得焦头烂额,老孔一小我在单元院子里散步,并去参观了我们的女兵班,和几名女兵士相谈甚欢,还给她们带去了家乡的板栗。在西藏服役的女兵多动极少有些高原红,老孔很心疼,晚上闲聊的时候还在为姑娘们的脸蛋可惜:“闺女们真享福。”

  呆到第七天,老孔说要归去了,要回家预备年货,哥哥一家要回老家过春节,我晓得,她想孙子了,就给她买了机票,选了一些特产,送她去机场。进安检前,她高声叮嘱我要先把馒头吃了,冰箱里也放不住,要长毛的,我说晓得了,每天都吃!可能是看我在拉萨的日子过得并没有她想象得蹩脚,老孔很安心得走了,只是对我挥了挥手,颇有上将风采。不知下一次老孔再进藏是什么时候了,和她商定好了,无机会去林芝看桃花。

  都说母亲是游子的家乡,那游子又何尝不是母亲的心灵归宿。母亲越大哥,精力越懦弱,而她的世界,却老是被不在身边的孩子填满着。我在拉萨服役,无法膝下尽孝,老孔常常带着眼镜在地图上寻找我的驻地,4000公里啊!不晓得回家后的老孔会不会满意得说她“闯”过一次拉萨了,天高地远,也没啥要紧的!

  是啊,老孔,儿子离你其实太远,我若是在这高原上呐喊一声,生怕要颠末三天三夜才能传到你的耳边。虽然天各一方,但你的心跳无时无刻不在震动我的耳膜。等候你下次进藏,仍然是那么铿锵无力。

  简介:最温暖的军旅文化符号

(编辑:admin)
http://hauselmann.com/ls/727/